庸狸

看起来就很李海:

改了贱虫的青蛙旅行,改完之后坐在电脑前发呆,想着,贱贱从来没有过过这样的小日子。
 
他好像一直都过得浑浑噩噩,漫画里,电影里,暴雪的deadpool游戏里。

他住的屋子破烂不堪,东西杂七杂八堆成他小王国中的巍峨高山,过期的披萨,拍拍才好的旧电脑,脏兮兮的卫生间,墙角的充气娃娃,空荡荡的冰箱,接一个任务就几天不会回来,小到搓澡按摩,大到杀伐屠戮甚至拯救世界,给钱就做,双刀下的人命好的坏的都数不清了。
 
直到有个男孩让他生命明亮起来。
他从破铜烂铁的废墟里抬起脏兮兮的头颅向那个男孩望。
而意料之中,那个男孩讨厌他。
 
讨厌他,讨厌一个传闻中恶贯满盈的邪恶佣兵,为了金钱无所不为——
突然的,这位大名鼎鼎的雇佣兵有了底线。

他开始放弃做坏事情的任务,他开始追逐那个夺目的影子。
而那个影子,是光芒万丈的伟大英雄蜘蛛侠呀。

我看见他拖着被炸断的上半身冲墙头那个重新穿上紧身衣的男孩大声喊:你不能等一下吗,求你,求求你了。
男孩说:你真恶心。
他说:真奇怪,每天早上镜子里那个家伙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男孩有点沉默了。
男孩问:我能带给你什么?

你不知道吗,你能带给贱贱的可多了,你就像个榜样。让他想改变自己,想待在这个人身边,做一些正确的事,得到一些人的尊重,尤其是…蜘蛛侠的尊重。
这挺难的,追逐一团光挺难的。

直到他俩坐在这个亮堂堂小木屋里,像普通人一样过小日子,贱贱都觉得自己沉在梦境里,飘在云彩上。
他给男孩摘了一朵柔柔弱弱的小花,他捏捏男孩的脸,又捏了捏,再捏了捏。

他心想:要是他不用拯救世界该多好,拯救我就够了。